欢迎来到深圳玩具展官网, 开展倒计时:34

第36届国际玩具及教育产品(深圳)展览会

2024年4月8-10日 深圳国际会展中心(宝安区)

温馨提醒:本展为专业展会,仅供16岁以上的业界人士参观(4月10日中午12点后对公众开放)。

扫码进入小程序

查看展商、展品详情

正在靠卖资产续命的美国潮玩巨头……

发布日期:2024-01-24 09:24:26

引言

从2017年到2021年,这家公司用5年将营收从5亿美元提高到10亿美元,然后计划再用5年时间,将营收再次翻倍到20亿美元。然而,这个雄伟计划公开一年不到,公司就陷入换帅、裁员、卖资产还债的困境……故事的主角,就是美国潮玩巨头Funko



▍来源:中外玩具网(ctoy-gdta) 文/编辑:Jane/Salas


01
出售游戏部门资产还债

近日,Funko官宣了一项与荷兰知名桌游公司Goliath的重大交易,内容包括:

Funko将自家的桌游开发工作室(前身为Forrest-Pruzan Creative,于2019年被Funko收购,随后成立游戏部门Funko Games正式进军桌游领域)的相关资产,包括剩余的桌游/拼图产品库存以及所拥有的桌游IP相关权利等,还有棋盘游戏设计团队Prospero Hall出售给Goliath。该团队在桌游界很有名气,曾设计出获奖累累的知名IP桌游《迪士尼恶棍》(Disney Villainous)、《侏罗纪世界:努布拉岛的承传》(Jurassic World: The Legacy of Isla Nublar)等,在授权桌游开发方面的实力不俗。

《侏罗纪世界:努布拉岛的承传》


Goliath获得Funko旗下游戏/拼图产品的全球分销权,并在未来和Funko合作开发和经销全新桌游/拼图,还可以在新产品中使用Funko Games品牌。

一言以蔽之,就是Funko把人(设计团队)、产品库存等有形资产和品牌Funko Games、外部IP的桌游开发权利等无形资产的使用权打包卖给了Goliath,仅保留品牌的所有权,收授权费。

虽然本次交易的总价并未披露,但Funko已经从Goliath收到了包括有形资产的首付款、未来使用Funko品牌的最低保证版税付款。Funko临时首席执行官Mike Lunsford表示:“该交易旨在实现之前提出的:‘专注核心品牌、简化业务’的目标。我们打算利用此次交易的收益来减少我们的债务。”


02
“天灾”还是“人祸”? 

曾经风光无限、雄心勃勃的年轻巨头,缘何陷入卖资产还债的困境呢?

仅从被卖的细分业务大环境来说,桌游的行业环境绝对算不上差,甚至是有前景的。

在疫情爆发的2020年,美国游戏及拼图板块一年间增长35%,令该品类的市场规模一下跃居至第二名,仅次于户外运动玩具。即便在疫情放缓的2022年,桌游类产品的热度仍在。截至当年圣诞节前的11月,桌游的销售额同比2019年依然有28%的增幅,其中集换式策略卡牌的增幅更是达到惊人的208%。

在2023年海外经济下行、市场消费降级趋势明显的大环境下,桌游仍然魅力依旧。在供给侧,全球最大的桌游展会SPIEL Essen吸引了来自56个不同国家和地区的935 家参展商,共计19.3万桌游同好、专业买手观展。在需求侧,因为桌游较其他娱乐更为低廉的花费而受到欢迎。截至2023年7月,英国桌游类目销售额同比增加900万英镑,增幅高达+11%,比玩具市场整体萎缩4%的态势形成鲜明对比。而且,面向不同年龄段的桌游均有上升,其中学前游戏增长6%,成年人游戏增长14%,合家欢策略游戏也增长了6%。


全球最大桌游展会SPIEL Essen在2023年非常火爆


既然桌游领域是可以赚钱的,那Funko为什么还要卖呢?答案就是“弃车保帅”。

桌游在Funko的财务报表中所占的比例非常少,四分之三的收入还是靠潮玩,而这个部分在去年第三季度的经销售额同比下降了超过17%。按Funko在财报中的说法,疫情叠加库存积压还有后续的经济下行,是主要原因。

从财报上看,似乎的确如此。在2022年,Funko的困境已经初见端倪:公司全年净销售额13亿美元,但净收入大幅下跌108%,亏损520万美元。Funko在财报中提及中欧和东欧局势动荡,中东、某些东南亚市场的不稳定加剧,以及金融不稳定、利率上升和通货膨胀,对公司的毛利率、净收入和现金流产生影响。

但有分析指出,Funko的困境在于过度依赖少数分销商、D2C(直营业务)能力不足、核心品牌盈利能力降低、产品线泛滥等多方面问题集中爆发。

过度依赖少数分销商。据了解,大客户采购在Funko的整体订单占比高达45%,主要零售合作伙伴有塔吉特、沃尔玛等。就连公司临时首席执行官Michael Lunsford也承认公司对大批发客户的过度依赖:“我们一些较大的美国批发客户正在进行的去库存影响了我们的营收和盈利能力。”而另一方面,部分小商户因经营不善遭遇关店和销售锐减,进而砍掉了部分订单,令情况雪上加霜。


沃尔玛货架上正在清货处理的Funko潮玩


D2C(直营业务)能力不足。那么在疫情期间日益受到玩具商重视的D2C业务如何?在2023年第一季度该部分的销售额占公司同期总销售额的17%,同比增长了61%,但到了第二季度,同比仅增长了两成不到,在第三季度则干脆不提这块,可见成绩不佳。

核心品牌盈利能力降低。Funko的核心业务在知名IP的潮流收藏玩偶,前十大授权合作方贡献了约7成销售额。而在2023年持续近半年的“好莱坞大罢工”导致原定于2023年上映的项目被推迟到2024年,拖累产品上市节奏。而公司的季度热销新品平均净销售额下降23.4%,表明核心收藏品的盈利表现衰退。

产品线泛滥。Lunsford还曾在电话会议上表示:“我们的产品线和SKU数量迅速增长,给业务带来了太多的复杂性,而回报却太少。我们认为,Funko最好是将精力集中在更少的产品线、更少的SKU上。”

意识到上述问题,Funko从2023年就开始通过销毁挤压库存(货值3000万美元)、裁员(比例达到12%)、关停部分边缘业务(将高价收来的高端收藏品品牌Mondo的电影海报业务关停),希望实现降本增效。

想来本次卖游戏业务也是去年节流计划的延续。据了解,Funko还将在今年砍掉30%的SKU——集中精力办大事。


相关链接
  • 乐高也曾遭遇过库存危机和过度扩张的困境,公司通过砍掉冗余的产品线,放弃短期内营收回报乏力的业务投入,聚焦零售客户,关注动销等一系列手段,保证产品的利润水平,进而摆脱破产泥潭。

  • 目前和Funko有类似困境的巨头还有孩之宝。它正试图通过裁员、缩编业务部门(比如出售eOne的影视发行部门,借市场的复古风潮将手上的经典老IP授权给第三方进行盘活运营)等方式降本增效,进一步聚焦在变形金刚、小猪佩奇、万智牌等核心IP上,通过以数字游戏为代表的泛娱乐方式提升盈利水平。

  • 收购Funko Games的Goliath背景:1980年成立,总部位于荷兰,公司口号是 “Clever Together!” 其标志性的消费品牌包括Rummikub®、Tri-Ominos®、Wordsearch™、Pop the Pig®、Doggie Doo™、Gooey Looey™、Catch the Fox™ 等等,在北美桌游领域排名第三。产品目前销往全球超过75个国家,并在荷兰、比利时、法国、西班牙、葡萄牙、德国、波兰、中国香港、澳大利亚、新西兰、美国和加拿大设有办事处。


Goliath代表桌游


▍来源:中外玩具网(ctoy-gdta) 文/编辑:Jane/Salas


© 2024 广州力通法兰克福展览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技术支持:中外玩具网    粤ICP备09165279号